内蒙古海拉尔多名官员“前腐后继”致一家外贸企业“水深火热”20年

俗话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句话用在过去20年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部分领导身上很贴切,这些父母官只考虑眼前的政绩,不去履行和招商引资回来的企业的合约,于是,呼伦贝尔龙腾经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龙腾公司”)就成了直接受害者,不仅企业在过去的20年里备受折磨,也给呼伦贝尔市政府所在地——海拉尔区的中心位置留下一块刺眼伤疤。如今,当年主政海拉尔区的多名父母官相继落马,而龙腾公司能否腾飞仍是一个未知数。

给活不下去的物资销售中心找合作伙伴

上世纪90年代,为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促进经济发展,国家对大量国有企业进行改制重组,原海拉尔区物资局由于生产经营陷入困境,在此政策推动下改制为海拉尔新兴物资销售中心。

改制后的海拉尔新兴物资销售中心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生产经营仍旧十分困难,工人发不了工资常年上访。海拉尔新兴物资销售中心有一条铁路专用线,为了使企业能够获得“新生”,2001年,根据中俄两国的经贸发展势头,海拉尔区政府决定利用铁路专运线的优势招商引资,在海拉尔建设一个大型国际物流中心。

现年55岁的常金宏是海拉尔当地人,他年轻时敢闯敢干,跟着父亲鉴宝收古董,在呼伦贝尔开建材商场 ,办边境贸易公司……生意做的风生水起、红红火火。到本世纪初,虽然只有30多岁,他已经是呼伦贝尔市有名的民营企业家了。海拉尔区领导为了盘活新兴物资销售中心这块资产,经过商务部门的再三筛选对接,30多岁的常金宏“常鼓捣”被选择为海拉尔区政府建设大型物流中心项目的合作人。

在区政府招商引资政策的主导下,海拉尔新兴物资销售中心和长春市名丰集团联合组建龙腾公司,常金宏作为合伙投资人担任了龙腾公司的董事长。

20211024092132489

           龙腾公司位于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商业中心

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新兴物资销售中心提供占地74573平方米的原物资局大院作为经营场地,常金宏代表名丰集团出资,龙腾公司要在大院里投资建设海拉尔蔬菜果品进出口深加工基地,项目前期投资3000万元,总投资达46亿元。 双方联合经营时间50年,从2001年12月1日到2051年12月1日。

2002年8月16日,新兴物资销售中心和名丰集团又一次签订合资经营合同,这一次签订的合同,大院里的土地成为合资经营的投资物,合同规定名丰集团在一个月之内将第一笔款项打到龙腾公司,而新兴物资销售中心在一个月之内依法办理土地的产权转移手续到龙腾公司名下。

此后,因为双方签订合同后工作推进速度比较慢,于是在海拉尔区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的参与下,双方又签订了补充协议,协议中进一歩明确了龙腾公司的投资款到位时间和基地的建设进度。总之一句话,就是要督促龙腾公司加快进度“上马”海拉尔蔬菜果品进出口深加工基地。

为什么这么着急呢?因为这个项目是当时的海拉尔区委书记赵玺成亲自抓的招商引资项目,“一把手”特别重视,项目自然就得到快速推进。为了使项目顺利进行,2003年6月份,海拉尔区政府还成立了以区长王伟为组长的项目建设领导小组,领导小组承诺帮助龙腾公司办理手续。

项目建设需要政府多个管理部门盖章,截至2003年6月,龙腾公司的建设项目已经通过了多个政府部门审批,还剩下土地和人防两个部门没有盖章,需要政绩的领导们都等不及了,要求龙腾公司的项目“先上车后补票”,剩余2个证件由项目领导小组负责办理。

在海拉尔区领导的催促下,2003年6月28日,海拉尔蔬菜果品进出口深加工基地奠基开工。常金宏说,开工剪彩的阵势很大,呼伦贝尔市和海拉尔区两级政府多名领导出席了奠基仪式,当地多家媒体进行了集中报道,龙腾公司还登上了海拉尔区和呼伦贝尔市年鉴的头版。

红红火火的招商引资项目要改为房地产

项目规划最先建设的是蔬菜水果仓储保温库,2004年6月初,保温库的地基已经建好,地上也修建了一部分。但就在这时龙腾公司突然接到呼伦贝尔市规划局连续两次停工通知书,要求立即停工补证。

停工通知书给了常金宏当头一棒,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不是政府让他“先上车后补票”的吗?证件不是由项目领导小组给办理吗?现在怎么又让紧急停工?要求停工的阵势很大,甚至出动了警力到大院封门。正在建设中的项目戛然而止。

区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为什么被紧急叫停了?难道只是因为缺手续吗?其实不是。2004年,海拉尔区委书记赵玺成被调走,海拉尔区区长王伟升任书记。王伟担任海拉尔区的一把手后,改变了打造国际“物流园区”的想法,他要在此地开发房地产项目,一名来自北京的老板喜欢海拉尔,想投资开发这块地。相对物流园区的贸易,开发房地产项目更能带来快速利益和政绩。

20211024092142560

           蔬菜果品进出口深加工基地项目规划图

物流园区建设项目被叫停后,更让常金宏傻眼的事情发生了。2004年5月31日,海拉尔区警方对常金宏以涉嫌虚假注册资本罪立案调查,同年11月8日对常金宏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八天之后,常金宏又被释放,经过几次变更强制措施,直到2005年12月,海拉尔区法院判决常金宏无罪。

投资物流园区的老板被抓,震惊了北京投资商,发现海拉尔的“水土硬”,地方领导的决策改变比翻书本还快,一换新领导就会出台“新政策”,根本没有政策的连惯性,投资房地产也非一两年能够完成,一旦换了领导其命运与龙腾公司一样。于是,北京的地产商走了,不敢在这块“是非之地”动土。而常金宏也在无奈之下,只能利用大院开办农贸市场。由于地处海拉尔区的繁华地段,租赁场地价格又合理,大量商户涌来,生意最好时大院里开车掉头都困难。

虽然农贸市场生意不错,但常金宏仍然惦记着“海拉尔蔬菜果品进出口深加工基地”项目,几乎每年他都去找海拉尔区政府领导,但区领导换了一任又一任,就是没有哪个领导去履行当初签下的合同。

黑社会老大和腐败官员联手折腾企业

到了2014年,当地一位房地产商马某祥想在“大院”开发房地产,马某祥把常金宏叫到办公室,表示要用3亿元收购大院。但常金宏仍然做着国际物流园区梦,他一口拒绝了马某祥的建议。马某祥是一位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在与常金宏谈判未果后,马某祥很快找到区政府领导,在海拉尔城边审批并建设了一个物流园。

马某祥建物流园干什么?他要粉碎常金宏的物流园区梦。马某祥的物流园建成后,就让社会人员在通往常金宏的农贸市场的八个路口设卡拦截运菜的商贩,阻止商贩进入农贸市场。迫于社会人员的压力,商贩们被迫前往马某祥的物流园。此外,马某祥还将农贸市场的大商户以高价“请”到他的物流园。

马某祥的做法,原本是想打垮常金宏,使其乖乖就范、交出“大院”,让其开发房地产。但常金宏也是一条汉子,他的理想还是国际物流园区项目,明知道马某祥的社会背景,有官员的支持和保护,他默默忍气吞咽苦果,尽管农贸市场被折腾黄了,也不向马某祥低头让步,硬是咬牙坚持着。

20211024092142675

2003年,呼伦贝尔和海拉尔两级政府领导出席龙腾公司蔬菜果品进出口深加工基地项目奠基

切断了物流客商,物流园区还挺着。2014年6月27日凌晨,龙腾公司的办公楼突然着了一把大火,这把大火把常金宏多年收购存放的古董宝贝“收藏物”几乎全部烧毁。当地消防部门给出的结论是不排除人为纵火,也不排除电路老化造成火灾。但来自公安部的消防专家在现场没有找到因电路问题烧焦的电线铜珠,此案最终也没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而常金宏站在一堆废墟前却想:这也许是有人想把他“烧离”大院。除去不正当竞争对龙腾公司造成的破坏,政府更是随意更改规划,把给龙腾公司预留的二期项目用地批做房地产用地,如今已经建成小区。

常金宏虽然遭遇接二连三的打击,但他仍旧没有放弃国际物流园区的梦想,在找到又一任海拉尔区委书记张玉军后,张玉军承诺让常金宏重新申报一个果品蔬菜市场项目,政府帮助将海拉尔新丰市场搬到龙腾公司大院。得到领导的批复后,常金宏又投资600万元在大院中盖起了一个市场,但是最后新丰市场的商户却没能搬到新建的市场。张玉军说:商户不愿意来,政府也没办法。

海拉尔区政府又一次爽约,常金宏也习惯了领导背信。新建的市场不能白白浪费,2014年,常金宏在呼伦贝尔市工商局(现呼伦贝尔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了呼伦贝尔市龙腾古玩艺术品博览交易中心。

常金宏的一次次退让换来的却是政府部门的变本加厉,2017年,在没有经过他的同意下,呼伦贝尔市工商局将其名称更改为呼伦贝尔市龙腾古玩艺术品博览中心,并将其注册登记机关变更为海拉尔区工商局。

20211024092142144

项目开工一年后被叫停,施工现场如今破败不堪

去掉了“交易”二字,就意味着常金宏不能提供交易服务,也就意味着他新建的市场不能收取管理费。“不收费就不收费”,为了争一口气,常金宏将场地免费提供给收售古旧物品的小商贩使用,到现在商贩们已经免费使用了4年。

但事情并没有完结,2019年,常金宏发现,从2015年起工商部门就禁止商户在大院中注册登记,工商部门给出的答复是棚户区改造区域内的平房禁止注册。但这个理由并不能让常金宏信服,一是这7万多平方米的大院不在棚户区改造范围,二是从2020年开始“棚户区”改造工程就已经结束,工商部门凭什么不让商户注册?

2020年,海拉尔区委书记换成了杨国宏,常金宏又去汇报工作,听完他的汇报之后,杨国宏表示,这个项目将是海拉尔区的重点项目,马上就开会讨论,让常金宏回去准备材料,但是没过多久,杨国宏被查处,项目又一次搁置。

也就是在这次汇报中,常金宏得知早在他的项目开工不久,大院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就已经办到了海拉尔国有资产投资中心名下,海拉尔区财政局相关人员声称大院以1313万元价格卖给了国有资产投资中心,并且给常金宏看了一张手写的收据。

土地证在开工后就换了名字,常金宏这才明白原来领导早就决定不履行合约,任他万般努力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常金宏的海拉尔蔬菜果品进出口深加工基地项目曾是一个很有前景的外贸项目,它不仅可以和蒙古国、俄罗斯进行贸易,而且还可以将本地的蔬菜果品价格降低,但由于后期上任的领导干部只围绕自己的利益和政绩打算盘,而不去支持帮助一个拥有长期效益的项目,导致这个项目停工近20年难以启动,如今坐落在海拉尔区商业核心区,成为一块伤疤。

近年来,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强,曾主政海拉尔区的赵玺成、张玉军、杨国宏等纷纷落马,当地“大哥大”马某祥也因“涉黑”被抓,但腐败官员和黑恶势力给当地企业和经济造成的伤害永远无法弥补。

20211024092142697

原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法治之星汤计典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