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兰西:村书记醉驾操控两委造假,低售草原举报人被行拘

本站讯 黑龙江绥化市兰西县北安乡长安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卢永义醉酒驾车涉嫌危险驾驶罪被免于起诉,继续“一肩挑”主持村“两委”工作的事儿在当地炸开了锅。八个多月过去了,卢书记岿然不动,全村党员和群众质疑有关部门“护短”、“撑伞”,致使涉罪书记逍遥法外。

2021年6月12日21时45分,长安村党总支书记卢永义在绥化肇东市饮酒后驾车被交警查获,其血液乙醇含量90.9641%ml,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因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规定,涉嫌危险驾驶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奇怪的是,卢书记却平安无事,正常出入村委会上下班,并在公共场合公开露面,让群众大跌眼镜。随后的操作更加离奇,关于“好书记卢永义”的政绩报道此起彼伏,以此淹没有关卢书记醉驾带来的负面影响,“洗白”书记的违法“污点”。此番神操作震惊了群众,在当地造成及其恶劣的影响。村民纷纷议论卢书记“手眼通天”,“关系网”强大,“保护伞”坚挺。书记涉罪不入刑堪称特例,“保护伞”下挑战法律底线。

权与法“游戏”自娱“玩火”

长安村村民说,卢永义醉驾已经过去八个多月了,兰西县有关部门并没有对卢书记做出党纪处分,罢免村主任的程序迟迟不启动。而早在2019年9月,卢永义就曾因漠视侵害群众利益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被绥化市纪委监委通报。 如今他身背处分醉驾涉罪,依然书记主任“一肩挑”“带病”行使“两委”权力,“玩”权与法的“游戏”,顶风违法、违纪的低气来自哪里?

3月1日,肇东市检察院案件中心一位不透露姓名的女工作人员称:“卢永义醉驾案已经终结,检察机关做出情节轻微,不起诉的决定。”,之后,她便匆匆挂掉电话。

兰西县纪检委刘姓工作人员称:“我们知道卢永义的案件,已经受理了,正在查办中,详细情况我不能说,因为涉密,暂时还不能公开。”

记者几次拨打兰西县北安乡党委书记田东坤的电话均被挂断。随后,记者发短信给田书记了解情况,截止发稿时,田书记并未做出回应。

草原变“肥肉”尴尬了“政策”

北安乡长安村3000多亩草原对外发包,这片历史上的草原多年以来就因承包问题争议不断,但在有关部门的运作下,大部分已经变成了耕地,因此成为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案件。把保护性草原变成耕地显然有悖于法,但是,却有不少人惦记着这块廉价的“肥肉”。奇怪的是,兰西县自然资源局以原发证机构发证错误为由,撤销了由兰西县人民政府颁发的草原使用证。此举由于行政程序违法,遭到草原承包人和村民们的强烈质疑。

20220314095327272

2021年9月15日,卢永义主持村“两委”会议,就这片饱受争议土地对外发包,由于被认为会议存在造假等问题,遭到村民强烈反对和抵制。

村民朱加兴告诉记者:“我是长安村四队村民,常年在外地打工,去年9月份村里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发包土地时我根本没在村里,我什么事儿都不知道。村两委会议纪要下面不是我本人签字,再说我也不是村民代表,究竟谁签的字我也不知道。”

日前,记者来到长安村了解情况,村民毛树芝、张春孝对去年村“两委”会议决定卖地的事儿三缄其口,说他们并没有参加村里的会议,其他的事儿均不知情。

村民乔树广说,“去年有一天我在家呢,村里来车把我拉到村上说开会研究事儿,意思是村里不少地方用钱,让来开会的人签字,当时村里有不少人,反正大伙都签字了。”

长安村发包土地不公开、不公示、不透明,由一年一包变成了连包三年,在土地价格连续上涨的情况下降价出售,耕地由去年220元每亩降至160元每亩,滩涂塘坝由去年25元每亩降至10元每亩。这些都引发村民们得强烈质疑,他们表示涉罪书记主持会议并造假,属于无效会议。而多数参加“两委”会议的村民代表都顾虑重重不愿意面对媒体。

20220314095358981

村民朱家义表示,他也要承包这片土地,等他知道时,村里已经把土地低价包给了外村人,村里并没有组织依法竞拍。朱家义认为,由于信息未在村民群里公开,又没有公示,兰西县农村集体资产评估认定书中所谓的价格评估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他们根本没有评估资格,县农业经济服务站并没有盖章,评估结果没有经过村民代表会议通过,也没有向村民公开,所以本次土地承包竞拍就是暗箱操作,行为违法。

20220314095430588

酒能“醉官”权不可“戏法”

朱家义说“村书记醉驾涉罪没被处理,主持村‘两委’会议本身就是违法违规的,参加会议人员签名造假,人在外地没来开会都被签名了,名单中出现好几处笔体一致的签名,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人为造假。我和其他村民普遍认为此次会议无效,土地承包合同无效。分明是村、乡等部门串通,暗箱操作把3000多亩土地低价卖掉了,这样的行为严重损害集体和村民利益。我去乡里查土地承包合同,村低保户等问题时,却遭到了乡书记田东坤、乡长赵宏军等人抢夺手机和殴打,我们老百姓上哪儿说理去。”

3月8日,村民郑文福描述了朱家义被打的经过:“3月1日,我和朱家义一同去乡里查看土地承包合同和低保户的事儿,农经站和民政部门都不让朱家义看,让他找乡长同意后才能看,在乡长办公室门口正好遇到乡长赵宏军并说明情况,赵乡长不同意朱家义查看土地承包合同和低保户的名单。朱家义便用手机开始录像,此举惹怒了赵乡长并大声与朱家义争吵,这时,乡党委书记田东坤上来就掐住朱家义的脖子和赵乡长等人把朱家义拖到乡长办公室并殴打,朱家义大喊乡领导打人同时报警。事后,北安乡派出所所长范化兵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不要掺合这个事儿,说掺合这事儿对我没有什么好处和我也没什么关系,还问我管这事儿能得到啥?村民朱家义去乡里反映问题被乡书记、乡长等人殴打,反而被兰西县公安局给拘留了,这明明是官官相护,他们太欺负人了,我不怕他们威胁,不把我整死我就出来给朱家义作证。”

20220314095501255

目前,醉驾书记卢永义依然操控村“两委”工作,其违法、违纪问题尚未被追究。而举报人朱家义到乡里反映问题因在乡长办公室等部门录音、录像,反而遭到乡书记乡长等人殴打,却被兰西县公安局行政拘留。其举报村书记醉驾、村“两委”会议造假,暗箱操作,低价出售集体土地、农村低保户存在偏差等问题有关部门并未做出答复。(记者杨涛)

20220314111913980-1

原文来自今日头条:https://www.toutiao.com/i707477550724143568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