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市民举报公职人员高息放贷借债人陷入套路贷陷阱

近日,周口市民郭长周通过微信公众平台实名举报周口市公职人员范志岭放高利贷、套路贷的视频引起社会关注。

在此条视频中,郭长周列举了4条关于周口市公职人员范志岭涉嫌违法乱纪的事实,并表示视频内容属实,愿负一切法律责任。

针对此事,媒体也辗转联系到了举报人郭长周,他向媒体详细说了举报事情的来龙去脉。

郭长周表示,由于向范志岭高息借贷,现在成了堵不完的无底洞,当实际本息还完后,范志岭利用公职身份影响力,通过虚假诉讼错误判决,导致自己不仅还要继续还钱,连前妻的房子、车子也被债主强占。”他一切行为都是通过套路贷和虚假诉讼来霸占我所有财产。”郭长周说到。

郭长周表示,他在2014年7月17日至2015期间,多次向范志岭借钱周转,有的没有约定利息,有的约定利息3分、5分不等,借款实际总额只有124.15万元。

截止2017年9月底,郭长周向范志岭签下《还款计划书》,在这个上面显示,当时郭长周只欠范志岭70万元。

967dac2368b74531a291f82ea9438d39

郭长周说,这个还款计划还是在范志岭的逼迫下签的,当时范志岭带着自称尿毒症晚期患者刘国安多次到他家骚扰威胁,声称如果不签,就让刘国安赖在他家不走,无奈之下才签了还款计划。

但据郭长周反映,在此之前通过银行转账、现金、微信转账以及以物抵债时,范志岭都没有将借条抽调,这也造成了范志岭拿着借条(包含已经偿还的部分)进行虚假诉讼。

在后来范志岭起诉郭长周时,范志岭在法庭上否认了2017年9月双方定的还款计划,称那个是废纸团被郭长周捡起来的,又称上面没有他的签字不算数。郭长周表示关于这个还款计划,他还有双方的通话录音为证。

从郭长周提供的还款汇总表中,媒体发现,郭长周从2014年7月17日第一次借款,同年8月18日开始就陆续开始还钱。

汇总表记录着在2014至2018年间,郭长周通过给范志岭银行转账37次,郭长周的姐姐郭远给范志岭转账10次,包括一次是转给了范志岭提供的范桂芝的银行账户,郭长周的女儿郭露露转给范志岭一次,转给范志岭提供的程亚飞银行账户一次。

汇总表中,除了银行转账外,郭长周还2次微信转账、3次现金、40件五粮液系列酒、8间门面房(价值48万)还给范志岭。全部总计247.5万元。

郭长周表示,另外加上商水县法院郭长周执行胡杰伟20万元已被周口市川汇区法院划走,还有郭的债务人陈中华55万元也被范志岭申请保全。

还有郭长周前妻郭秀平位于周口市芙蓉路房子价值50万元,一辆价值10多万元的车辆都被霸占。几项共计135万元。

同前面还的钱物,总价值约382.5万元。

a95705fa6a87400fb46d85467e6b77ce

“但是对于上述这些财物,范志岭依然不满足,还要让我继续还钱!”郭长周说。

其中,在这场借贷纠纷中,范志岭将郭长周前妻郭秀平列为被告,郭长周及郭秀平都认为将郭秀平列为被告不合适。

据郭长周提供的离婚协议显示,郭长周同郭秀平是在2014年3月3日离婚,早于郭长周首次借范志岭钱的时间(2014年7月)。在离婚协议中,双方约定夫妻共同财产归郭秀平所有,所有债务由郭长周承担。

另外,郭长周反映2017年12月份价值48万元的化河2套门面房被范志岭强行霸占,并已经转让给他人。

而在庭审笔录中,范志岭表示门面房的协议原件只是代为保管,如果郭长周还钱了,房子就还给他。

郭长周反映称:”我多次找范志岭要借条但他老是推脱,于2018年10月份范志岭又拿出原来的借条向我要钱,被我拒绝后,他便伙同他人在2018年11月1日上午上班时间,带领其同事赵某升和社会人员石某福对我恶意逼账,强行把我前妻的车辆豫PYQ162扣走,强行撬锁入室侵占我前妻名下的私有民宅,造成我三个孩子无家可归(家中生活用品和所有其他贵重物品均未来得及挪出,现下落不明其中玉石一块价值10万多元),我前妻报警也没能起作用。”

b1d1e105ad054ed7b50bc719474c6338

更令他惊讶的是,前妻郭秀平的豫PYQ162越野车早在2018年就被周口川汇区人民法院贴上了封条,但却在2019年被发现在街上行驶,并且在2019年9月15在周口市黄河路、富民路200米因”不按规定停车”被交通技术监控设备拍到。

那么被查封的汽车是如何又出现在路上呢?郭长周找过多个部门也没有得到答案。

而对于郭长周姐姐郭远转给范桂芝的30万,以及郭露露转给程亚飞的20万,范志岭在诉讼中否认跟自己有关系,并表示不认识这两人,不应被算入已还款范围。

无论是范桂芝的银行账号还是程亚飞的都是范志岭提供给郭长周的,而这一切范志岭在法庭中全部否认。

然而,范桂芝、郭露露诉程亚飞不当得利,要求范、程将相关欠款返回被告一案,均以郭远和郭露露胜诉,然而在实际执行时,法院却让范、程二人直接将钱款转给了范志岭。

对于法院这一操作,相关当事人及律师都表示值得商榷。

范志岭与郭长周、郭秀平(系前妻)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从2019年2月1日在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法院立案以来,已经历经一审和周口中院二审判决。

但是,郭长周、郭秀平均不服川汇区人民法院和周口市中院判决,于2019年10月26日向周口中院提交《抗诉申请书》,同年10月30日,周口中院作出民事裁定书,驳回二人的再审申请。

2ce82f2f07bb47f786ef9da9d9e5c890

另外,郭长周表示他手中掌握范志岭违规收取好处费为一些涉嫌诈骗犯罪份子提供帮助的录音以及证人证言,这些涉嫌犯罪的人大多是商水县胡吉镇、固墙镇人。

据他反映,2016年7、8月份左右,魏某辉爱人王某丽被查,当时魏某辉通过他找范志岭协调,范志岭当时就索要2万元经费,次日范志岭又向魏某辉索要2万元。

另外,在胡吉镇王红昌举报材料中,还详细记录了范志岭诈骗六十多岁老人四十多万。

郭长周在公布的举报视频最后表示,举报范志岭涉嫌违法乱纪行为皆为事实,如有虚假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2020年7月8日,7月8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召开,在此次会议中提到的四项任务之一”整治顽瘴痼疾”中有一条就提到政法队伍中有人违规参股借贷问题。

会中指出,教育整顿试点必须大胆探索实践,敢于动真碰硬,在全国政法系统开展一次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铸魂扬威式的主题教育,彻底割除毒瘤、清除害群之马,努力打造一支党和人民信得过、靠得住、能放心的政法铁军。

对此,一位当地媒体人士评论称,一个公职人员,且不论其用来放贷的本金是否合法,仅其高额利息收入就超过其工资收入的十几倍,足以让人大跌眼镜。

仔细审视,这些案例中并没有什么新招,违规放贷其实一直是一股在地下悄悄涌动的”腐败浊流”。今年以来,全国各地纪委监委先后查处一批公职人员违规放贷的案件,从查处情况来看,他们违规放贷的历程都经年累月,长则十几年。

这些人的”生财之道”,具有一定的隐蔽性。看起来似乎是普通的民间借贷,正如他们自己面对监察机关调查时的辩称,是朋友间正常的资金拆借,既为朋友解燃眉之急,也为自己”合法理财”。

但是稍稍拆解一下这些人的套路,就能发现他们是如何”借鸡生蛋”的。有的利用司法公器放贷,强行收取高息;有的则是与黑恶势力勾结,大肆放贷敛财。纵观这类案件,其共同特点在于:放贷的一方,都是手握权力的公职人员,受贷的一方要么是受制于他,要么是有求于他。

这种违规放贷,背后都是公权的滥用,暗藏的是权钱交易。是合法还是非法,是理财还是敛财?明眼人一看便知。

郭长周表示,他将继续收集和向相关部门反映范志岭涉嫌违法乱纪的相关问题线索,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还他一个公道。

郭长周说:”本来认为范志岭作为公职人员,诚信度应该很高,法律意识也强,没想到是给自己挖了个坑,高息借贷成了套路贷,借钱借出无底洞来了。”

20201203032308938

原文链接:http://www.bangyuanlaw.com/qdnews/2020/1203/1320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